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一个月一场梦:我的莱特币投资 从几近翻倍到如今亏损

2017-09-29 08:48

  从六月中旬开始关注虚拟货币,短短两个月,经历了以太坊起飞,了比特币隔离的部署和BCC的诞生,也了比特币破两万大关三万大关,同时还关注着ICO的乱象和狂热。这个初生的行业中上演着一切资本市场的运作手段,也因为缺乏监管而生长,投机和炒作习以为常,情怀和也其中。这种复杂性让我着迷,迫切地想成为“者”。

  最理想的当然是买一枚比特币或者以太坊,然而囊中羞涩的我无力承担每枚少则两千多则两万的价格。于是很自然地将目光瞄向了莱特币,作为最知名的主流虚拟货币之一,莱特币对比特币代码进行了改进,币圈素有“比特金,莱特银”一说。而且有个ICO项目可以用莱特币投资,这是很少见的,给了我一个入场ICO的机会。8月15日,我用借来的3000多块钱在火币网买了10个莱特币,当时的价格是309元一枚,随后几天里略有跌幅,一度跌至291.

 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,几乎所有的主流数字货币都在连创新高,莱特币也是如此。8月27日最高价已达到399元,8月28日,则突破400达到435元,而在该价位停留了4天后,9月1日突破500大关,并在9月2号,疯长至593元。

  当天在价格达到550多的时候,冲击600的声音一片。看着数字不断被刷新,微信群里不断有人加仓,各种利好消息被翻出来发到微信群里,所有的征兆都预示它会突破600大关,会随着比特币不断走高。这个时候我忘记了曾背过无数遍的“沉默的螺旋”理论,我甚至没有看更多的分析就认可了这些所谓的“利好”,打电话跟妈妈要了一万块,想赶上这波上涨的车,分一杯羹。

  我很清楚赚这个钱不是因为我的投资决策有多明智,不是因为我对这个东西有多了解,而只是在这种狂热中,不用付出任何劳动,就可以得到高达90%的收益。现在回想起来,甚至都能感觉到当时那种焦虑,我已经假设了它一定会涨,不入场赚钱,就跟亏钱没什么两样,我在各种理由中权衡,但是亏钱这个假定太强大了,这种感情上的冲击简直可以打败一切逻辑。

  在近两个月的过程中,我被比特币的创新和设计的精妙所打动,对它运行八年未曾被击破的安全到不可思议。它被冠以神秘、创新和的美名,“去中心化”“无国界”这些词如同赞美诗般被传颂,我也开始不断向身边的朋友普及这些“激动”的概念,俨然一个者。

  而当时有专业做投资的朋友对我说“你作为一个记者,除了天天和支持这个的人聊,有去采访过唱衰比特币的人吗。性思考是一个记者的基本素质,如果你两边都同等力度地做了,然后还是唱多比特币,并能足够反驳那些唱衰的人,我就信你,现在我会觉得你被这些人了。”

  当时我对此不置可否,直到比特币交易平台宣告停止业务后,我才开始真正去了解圈外人的看法。此时之前那些或许是刻意被我忽略的问题又开始浮现,关于价值的讨论,关于洗钱和,其存在的合和必要性。有趣的是,在主流经济学家眼中,比特币脱离实体经济,自身因为波动大和数量有限等原因也不具备成为货币的条件,甚至可能带来金融风险。而在币圈人眼中,它是投资的好标的,是,是将现有体系的创新。而这些,在前者看来,只是这场的外衣。

  但是我仍然无法做出自己的判断,很难说哪一方是对的,或者错的。从前我很难想象,一个不掌握主流话语权,几经的东西会如此蓬勃发展,但就在交易平台停止交易业务后,币价又走了个深V. 20号早晨瞄了一眼行情,连遭两轮重创的虚拟货币又回到8月底起飞前的状态,接下来是再次起飞还是坠落,只能且看着了,而如今币圈流行的一句话是“利空出尽是利好”。

  8月初,一位长期联系的采访对象说他要发起自己的ICO项目了,并将发给我看。他是币圈一位核心人物,我起初有疑,后来在与其他人接触的过程中得到了。我看了看,对其中的技术完全不懂,但觉得团队比较完善,发起人在圈内口碑很好, 而且这一轮门槛较低,而且一直想体验一下ICO,就决定参加。

  但随着监管的风声渐紧,该项目在9月4日央行文件正式出台之前,就开始了清退。而在七部委文件正式出台后,众多项目开始谋划出海,我联系他时得到这样的回复,“身边很多真想好好做技术的准备出走了,而那些真正的骗子,早就做好了各种隔离,避免后面监管层的。我们是ICO最后一个项目,正在配合监管要求,提供相关材料。”

  我的第一个采访对象王大炮是国内仅有的几个ICO测评者之一,最初他在号写项目评估的文章,后来获得投资成立了专门的公司,专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测评。在ICO火爆的日子里,他告诉我,“我这段时间的广告至少有几十万,有些人,明摆着让他给5万,都愿意给。但是我们都了,实在忙不过来。”

  对ICO来说,9月4日监管的出台是一个分水岭,业内也普遍认为是一个长期的利好。但就是在此次监管后,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“刀口舔血”。与大部分报道的普通投资者忙着退币不同,颁布后,我所在的某投资群并未出现很大,一部分原因是此前经过吹风已做好准备,消化了一部分利空,另一方面,因为投资者自身素质较高,本来就是主要投资私募轮,还有则是很快拟定了投资海外项目的计划。此后讨论更多的,并不是退币的事项,而是怎样出海。9月15日,交易平台停止交易后,大量的虚拟货币交易也转向场外。

  再三思考后,我保留了捐赠轮的投资,想看看这个项目后续会怎么样,或许钱就打水漂了,但是万一成功了呢,而且当做素材持续也很好。但我能确定的是,监管并非结束,而是新的开始,这场着技术和财富幻梦的潮流并未停歇,而正在以更为隐秘的方式向前涌动,裹挟其中的,除了梦想改变世界的极客,还有蠢蠢欲动的投资者。 (原标题:这仨月我经历了啥?跟我妈要了一万买比特币,想赶上这趟狂飙的车)